諸葛亮拜師的故事!看懂了這個,讓你少走了很多彎路...
諸葛亮拜師的故事!看懂了這個,讓你少走了很多彎路…

 

諸葛亮八、九歲時,

還不會說話,家裡又窮,

爹爹就讓他在附近的山上放羊。

這山上有個道觀,

裡邊住著個白髮老道人。

老道人每天都走出觀門閑轉,

見了諸葛亮便逗他玩,

比比劃劃的問這問那。

 

究竟眾所皆知的「孔明先生」是怎麼拜師的呢?

 

諸葛亮總是樂呵呵的用手勢一一回答。

老道人見諸葛亮聰明可愛,便給他治病,

很快就把諸葛亮不會說話的病治好了。

諸葛亮會說話了,非常高興,

跑到道觀向老道人拜謝。

老道人說:「回家對你爹娘說,

我要收你當徒弟,教你記憶識字,

學天文地理和陰陽八卦用兵的方法。

你爹娘同意,就天天來學,不可一天曠課!」

 

從此,諸葛亮就拜這位老道人為師,

風雨無阻,天天上山求教。

他聰明好學,專心致志,

讀書過目不忘,聽講一遍就記住了。

老道人對他更加喜愛了。

 

轉眼七、八年過去了。

有一天,

諸葛亮下山經過半山腰的一個廢棄「庵」時,

突然狂風大作,

鋪天蓋地的下起雨來。

諸葛亮忙到庵內避雨。

這時,一個從未見過的女子把他迎進屋裡。

只見這女子長的細眉大眼,

仙姿嬌嬈,猶如仙女下凡。

他不由動了心,臨走,

那女子把諸葛亮送出門,

笑著說:「今天我們算認識了,

往後上山下山渴了累了就過來歇息用茶。」

諸葛亮從「庵」中出來時,覺得有一絲奇怪,

怎麼以前從來沒見過這地方有人住呢?!

從這以後,諸葛亮每每到庵中來,

那女子不僅殷勤接待,

還盛情挽留,做好吃的飯菜。

吃過飯他們不是說笑,就是下棋逗趣。

與道觀相比,這裡真是另一個天地。

 

諸葛亮開始迷迷糊糊起來。

諸葛亮思想出了岔,

對學習厭倦了起來,

師父講的他這個耳朵進去,

從那個耳朵出來,印不到腦子上;

書上寫的,看一遍不知道說的啥,

再看一遍還是記不住。

老道人看出了問題,

把諸葛亮叫到跟前,

長歎一聲說:「毀樹容易栽樹難哪!

我白下了這些年的功夫!」

諸葛亮聽出來師父的話裡有話,

就低著頭說:

「師父!我不會辜負您的一片苦心的!」

「這話現在我卻不信。」

老道人望著諸葛亮說:

「我看你是個聰明的孩子,想教你成才,

才治好你的啞病,收下你當徒弟。

前些年你是聰明加勤奮,

師父我苦心教你不覺的苦;

現在你是由勤奮變懶惰,

雖聰明也枉然哪!

還說不辜負我一片苦心,我能相信嗎?」

老道人又說:「風不來,樹不動;

船不搖,水不渾。」說著,

他指著庭院裡被葛藤纏繞的一棵樹讓諸葛亮看:

「你看那棵樹為啥死不死活不活,不往上長呢?」

「讓葛藤纏的太緊了!」

「對呀!樹長在山上,石多土少,夠苦的。

但它根往下紮,枝往上長,

不怕熱,不怕冷,總是越長越大。

可是葛藤緊緊一纏,它就長不上去啦,

這就叫『樹怕軟藤纏』哪!」

聰明人一點就靈。

 

諸葛亮拜師的故事!看懂了這個,讓你少走了很多彎路...
諸葛亮拜師的故事!看懂了這個,讓你少走了很多彎路…

 

 

諸葛亮看瞞不過師父,

問道:「師父!你都知道啦?」

老道人說:「近水知魚性,近山知鳥音。

看你的神色,觀你的行動,

還能不知道你的心事嗎?」

停了一下,老道人面色凝重的對他說:

「實話給你說了,

你喜愛的那女子並不是人,

它原是天宮一隻仙鶴,

只因貪嘴偷吃了王母娘娘的蟠桃,

被打下天宮受苦。

來到人間,它化作美女,

不學無術,不事耕耘,只知尋歡作樂。

你只看它貌美,豈不知乃是寢食而已,

你這樣渾渾僵僵下去,終身將一事無成啊!

若不隨她的意,還會傷害你。」

諸葛亮一聽有點心慌,忙問怎麼辦。

老道人說:「那仙鶴有個習慣,

每晚子時要現原形,飛上天河洗澡。

這時,你進她的房中,把她穿的衣裳燒掉。

衣裳是她從天宮盜來的,

一燒掉便不能化作美女了。」

 

諸葛亮答應按師父的吩咐去辦。

臨行,老道人將一把龍頭拐杖遞給諸葛亮,說:

「那仙鶴發現庵內起火,

會立即從天河飛下來,

見你燒了她的衣裳,必不與你甘休。

如果傷害你時,

你就用這拐杖去打,切記!」

這天晚上子時,

諸葛亮悄悄來到庵裡,打開房門,

果然見床上只有衣裳,不見有人。

他立即點火去燒那衣裳。

仙鶴正在天河裡洗澡,

忽覺心頭一顫,便急忙往下張望,

發現庵內出現火光,「呼」的飛了下來。

 

她見諸葛亮正燒她的衣裳,

撲過來便啄諸葛亮的眼睛。

諸葛亮眼疾手快,拿起拐杖,

一下子把仙鶴打落在地。

他伸手去抓,抓住了仙鶴的尾巴。

仙鶴拚命掙脫,翅膀一撲一閃,又騰空飛去。

結果仙鶴尾巴上的羽毛被諸葛亮抓掉了。

仙鶴禿了尾巴,便與天宮中的仙鶴個個不同。

從此便再也不去天河裡洗澡,

也不敢再混進天宮去偷可以化作美女的衣裳,

永遠留在人間,混進了白鶴群裡。

從此,諸葛亮為不忘這個教訓,

把仙鶴尾巴上的羽毛保存起來,以此作為戒鑒。

 

從這以後,諸葛亮更加勤奮,

凡師父講的,書上寫的,

他都博學強記,心領神會,變成自己的東西。

又過了一年,正是諸葛亮燒美女畫皮的那天,

老道人笑著對諸葛亮說:

「徒弟呀,你跟我已經九年了。

該讀的書都讀了,我要傳授的你都聽了。

常言道,師父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。

你已年滿十八歲了,該走出家門,

幹你自己應該幹的事啦!」

諸葛亮一聽師父說他「滿師」啦,連忙懇求說:

「師父,徒弟我越學越覺的學識淺薄,

還要再跟你多學點本領!」

「真正的本領要在實幹中才能得到,

書上學來的,還要看天地萬物變化,

隨時而轉,隨機應變,才有用啊!

比如你上那仙鶴當的教訓,

以後不要再被情色迷戀,這是直接的教訓;

推而廣之,

世上一切事物都不可被它的表像所迷惑,

要小心謹慎從事,洞察其本質才是。

這算是我臨別的囑咐吧!今天我就要走了。」

「師父,你往哪裡去?」諸葛亮驚奇地問:

「以後我到哪裡看望您呀?」

「四海雲遊,沒有定向。」

頓時,諸葛亮熱淚滾滾,說道:

「師父一定要走,請受徒弟一拜,以謝栽培大恩!」

諸葛亮躬身拜罷,抬頭不見了師父,

從此便再也尋不到他的蹤影。

老道人臨走,

給諸葛亮留下一件東西,

就是他後來常穿的八卦衣。

諸葛亮因為懷念師父,

常把師父的八卦衣穿在身上,

只當師父永遠在自己的身邊。

諸葛亮不忘師父的教誨,

尤其是那臨別的囑咐,

特意把帶在身邊的羽毛做成一把扇子,

拿在手中,告誡自己謹慎從事。

這就是諸葛亮手中那把羽扇的來歷。

在古時,任何一個人要想從師學正道,

或者要學一門真正的本領,

第一個要過的關就是色慾關,

首先要把色慾看淡。

 

古人把能否去掉色慾這一關看的很主要,

根本就不是武俠小說描寫的那樣,

為了美女,為了紅顏知己,

癡迷不醒,去殺去鬥。

這一關要過不去,

那什麼都不要學了,回家算了。

 

我們日常生活中,

是否也有像「仙鶴」這樣的朋友,

喜歡吃喝玩樂與搞笑,

卻無法深入談心,

該認真的時候,

他們依然一派輕鬆,玩世不恭,

久而久之,發覺和他們在一起真是有點…

言之無物。

這種人可以把他當個開心果或一般朋友,

但卻不能深交,以免自己也會漸漸受他們影響,

變得和他們一樣終日嘻笑人間,

反而忽略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