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

在一次經營婚姻的論壇上,大概有500對夫妻,論壇的主持人問:如果有來生,你還願意和你的先生或者太太共度一生嗎?請誠實作出選擇,這樣才好審視你們的婚姻!願意的請舉手!

當時舉手的人很少,有些人笑,有些人愁眉苦臉,而舉手的那個人,大多數TA的另一半都沒舉手。

然後主持人問其中一位舉手的女士:請問女士,你為什麼下輩子還想嫁給你的先生呢?

那位女士說:因為我的先生非常包容我,哪怕是我錯了。然後主持人又問這位女士的先生:先生,我看到你並沒有舉手,所以想確定一下,下輩子你還想娶這位女士為妻嗎?

那位先生看了下那位女士,有些尷尬,但是還是很確定的回答說:不願意!主持人說,那為什麼不願意呢?你太太可是很想嫁給你的呦。

那位先生說:她說我很包容她,其實如果我不包容,她就會一直跟你鬧,鬧到你妥協為止。所以為了不被她的吵鬧折磨,我索性妥協。但是,我心裡是不願意也不甘心的,所以下輩子我肯定不想娶一個天天跟我鬧,逼著我包容妥協的女人了!

 

02

那位女士聽完她先生的話,當時就不高興了,礙於場合沒有發火。她當時就問她的先生:你那麼煩我,怎麼不跟我離婚?

他先生嘆了口氣說:離婚是件很麻煩的事情,為了孩子我也不想走到那一步,我只能儘量躲著你!不過如果你要是提出離婚,我肯定同意!

聽了他們倆的回答和對話,主持人再問還有哪位願意下輩子再和你的先生或太太皆為夫妻的。這個時候全場舉手的就非常少了,而這些還在舉手的人,都是夫妻倆同時舉手的,說明夫妻二人都願意下輩子再共度一生。

主持人採訪了其中一對夫妻,問他們為什麼下輩子還願意皆為夫妻、共度一生。

女士淡淡的笑著說:因為我能感受到他對我的愛,而我也很愛他。支持人說:愛很空泛,可以具體一下嗎?女士說:愛是一種感覺,我們在一起很舒服。雖然我們也有互相包容的一部分,但是我們更多的是互相接納、互相尊重、互相支持。

主持人接著問男士:你同意你太太的說法嗎?男士說:非常同意。主持人繼續問男士:那接納和包容有什麼不一樣呢?

男士說:接納就是接受我們彼此本來的樣子,而不是對方期待的樣子;包容,就是我們並不喜歡對方的某一個特徵,但是為了不吵架、為了和諧,而讓自己必須去接受對方的這一特徵。換句話說,接納是主動,包容是被動。被動的感覺總是比主動的感覺差一些。

 

03

在婚姻相處時,我們總是強調要「包容」,我們也總是希望另一半能包容我們,希望吵架的時候對方先妥協,即使明知道是自己錯了,也希望是對方先認錯。如果對方不包容自己,自己就會覺得對方不愛自己了;而如果是自己長期包容對方,自己又會覺得很委屈。

是的,婚姻相處的確需要相互包容,但是包容的比例一定不能太大。因為我們總是喜歡把包容和愛劃上等號,包容了,就是愛;不包容了,就是不愛了!

然後在為了證明自己愛著對方或者對方還在愛著自己的時候,就會一直壓抑著自己去包容對方,或者在對方不包容自己的時候,竭嘶底裡。

可是夫妻兩個人從小到大的成長環境不同、性格不同、家庭條件不同、生活習慣不同,所以人生觀、價值觀、世界觀肯定很多地方都不相同。那如果用包容來解決三觀不合的問題,最後只會兩敗俱傷。因為沒有人願意顛覆自己的三觀,去跟對方的三觀統一。

所以,靠包容的婚姻要麼不會長久,要麼一直包容對方的那一個人,一定會是非常壓抑和委屈的,而這種壓抑和委屈早晚會爆發,即使在不爆發的時候,對方也能感覺到這種「包容不情願」的感覺,那包容的目的並沒有達到。

包容的潛臺詞也是:對方是錯的,我是對的,我因為大氣才包容對方的,所以這裡就存在了是非問題和不平等問題,而婚姻相處大部分情況下是不需要是非辯論的,更不能存在心理上的不平等關係。

不過有一種包容是「不求任何回報的包容」,但是這種包容幾乎沒有幾個人能做到的。因為我們總是希望對方能看到我們在努力的包容著TA,然後希望TA可以更理解或者更愛我們。

 

04

但是接納不同,接納是我們彼此之前就知道我們三觀是有很多地方不同的,我們能走在一起就是因為我是我,你是你。而我們走入婚姻是為了彼此更幸福,而不是為了:讓你變成我,或者我變成你。

所以我們不需要去改變對方,或者要求對方的三觀必須跟我們一致。我們也不會想盡辦法讓對方變成我理想中的那一個人,而是接納他本來的面目,我們當初選擇他時的面目。

我們每個人都希望得到別人的認可和接納,包括夫妻之間。而只有我們被對方認可了,接納了,我們才會從心裡接受對方,進而願意去聽和感受對方所說和所做,然後才會為了共同的幸福目標,達成一致。

這個世界上沒有三完全一致的兩個人,如果可以允許對方做他自己,對方也允許自己做自己,那兩個人就會相處的非常舒服。而能讓對方做自己,就是真正的接納對方;能讓自己做自己,就是真正的接納自己。

所以,我覺得既然能走進婚姻,曾經一定是相愛的,那婚後怎麼就有三觀之別了呢?其實只是我們不再接納對方、不再允許對方做他自己了而已!